中山工藝美術大師李儒本憑借精湛技藝斬獲“中國工藝美術文化創意獎”金獎
為將絲翎檀雕學 寧可月入少五千
發布時間:2019-06-17 來源:中山日報


 李儒本在專心工作。

最近,中山市工藝美術大師李儒本憑借《金玉滿堂》和《五福臨門》兩件木雕作品斬獲中國工藝美術界最高獎項之一的“中國工藝美術文化創意獎”金獎,為自己長達19年的木雕生涯再添上濃墨重彩的一筆。他13歲入行至今,已獲得各類大獎30余項。

■千錘百煉,“砸”出真功夫

6月13日下午,記者來到大涌鎮紅博城,在一處工作室外見到了正在忙碌的李儒本,他正端坐在一塊打磨好的紫光檀前。“我正在做的是一塊海水云龍紋掛匾。”他向記者介紹道。只見他先用斧頭捶打圓刀,借此將一處“水波紋”大體輪廓挫出,隨后不斷在十余把刀具中挑選工具,做進一步的細節雕刻。

期間,不斷有路人被他的創作吸引,上前圍觀,但李儒本不曾有少許分神,只是專心雕刻。不到10分鐘,一個立體感十足的“水波紋”便已成形,這時他才停下了手頭的工作。

即便新獲大獎,李儒本仍每天雷打不動地用四五個小時去鉆研木雕技術,他說,總感覺一天不做,手藝就會生疏。記者注意到,在李儒本使用過的眾多刀具中,有不少刀具尾部已經被他砸開了花,其中一把圓刀更是矮了大半截。“這把圓刀從我剛學藝的時候就跟著我了,所以我一直舍不得扔。”李儒本說道。

■13歲學藝,本只求養活自己

李儒本出生在湖北黃石的農村,在家中7個孩子里排行老六。13歲那年,因為學習成績不佳,李儒本在哥哥的介紹下拜師學習做木工,滿心想著學門手藝養活自己。

當時,木匠還算是比較吃香的行當。但要完整學完整套木匠手藝需要三年時間,學徒期間待遇很低,以致很多人吃不了苦中途放棄。“師傅總共收了9個徒弟,但能堅持學到最后的只有我。”

“其實一開始學的時候我也是一頭霧水,有時氣急了刀具都往外面扔,但后來真是越學越有味道,感覺我真是入對了行。”李儒本如饑似渴地學習木雕技能,以致廢寢忘食。在師兄弟們都休息的時候,他那小小的身子仍趴在木板前練習雕刻。“我那時有個夢想,希望能快快成長,努力讓父母過上幸福的日子。”

■寧可減少收入,也要精進手藝

2005年,李儒本出師后開始從事木雕專業工作及承包企業工藝雕刻。2008年,工作三年后的李儒本又重新拜師學藝,成為一名絲翎檀雕專業學員。

“我老婆對此很反對 ,因為我當時已有8000元月薪,而學絲翎檀雕每月只有3000元,收入少了太多。”李儒本說,“當時我就和她說,錢可以不要,但是手藝一定得學好。”不顧家里的反對,李儒本堅持辭去了原來的工作,全心投入到了絲翎檀雕學習。態度如此堅決,是因為李儒本當時已清楚地認識到木雕行業正在“轉型升級”。

“當時就已經出現了雕花機器,像花、鳥、人物等花樣,機器都可以做到,還能批量生產。但絲翎檀雕很考驗創作者的綜合素質,不僅要會做木工,還得會畫工筆國畫,做工更加細致,這是機器無法替代的。”

因為具備扎實的木雕功底,李儒本花了不到2年時間就學會了絲翎檀雕,他的木雕技藝從此突飛猛進,逐漸形成了個性鮮明的作品風格,并得到了業內人士的認可。

2016年,李儒本輾轉多地謀生后來到中山,并在大涌紅博城設立了自己的工作室。來到中山后,李儒本如魚得水,先后獲得中國工藝美術文化創意獎三金四銀五銅,省級獎項一金一銅,市級獎項三金八銀五銅。

在李儒本的工作室內懸掛著一塊牌子,很好地詮釋了他一直以來所秉承的木匠精神——一名工匠要以追求極致的態度對自己的產品精雕細琢,精益求精!

中山網微信
掌上中山微信
版權與免責聲明:
①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”為“中山日報”、“中山商報”、“中山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視頻,版權均屬中山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。已經被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中山網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② 本網未注明“來源”為“中山日報”、“中山商報”、“中山網”的文/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,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“來源”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如擅自篡改為“來源:中山網”,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如對文章內容有疑議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。
③ 如本網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與中山網聯系。
聯系人:陳小姐(電話:0760-88238276)。
重庆组六8码杀号技巧